当前位置: 安徽交警服务在线嘉宾网谈
听听80年代老公安讲述他们的故事
字体:  】  2013年11月18日15时52分   【视力保护:

  编者按

  “金色盾牌热血铸就,危难之处显身手”,一曲《少年壮志不言愁》在上个世纪80年代给太多热血青年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。继上期倾听了上世纪70年代从警的老公安讲述的故事,本期又精选了80年代从警的6名老民警讲述他们“为何从警”的故事。经过时光磨砺后的记忆片段,折射出的是一个时代的变迁——每个人都是一个时代的见证者,每段讲述都会打开一段尘封的历史。

  从警的路上,或有激流险滩,或有云卷云舒,“几度风雨几度春秋,风霜雪雨搏激流。历尽苦难痴心不改,少年壮志不言愁”,岁月如歌,总会在有意或无意间,在内心深处留下一段难忘的乐章。

  下期“讲述”将刊登90年代从警者的故事,诚邀您娓娓道出自己的所为所感,通过点点滴滴的细节,引领大家一起倾听您从警的故事,走进您曾经的从警岁月。

  【关键词:1980年】

  “再过二十年,我们重相会,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!天也新,地也新,春光更明媚,城市乡村处处增光辉……”由张枚同作词、谷建芬作曲的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》问世,歌声清脆明快,歌词朗朗上口,体现了80年代年轻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以及对祖国的深切希望。

  【关键词:1983年】

  从1983年8月开始到1987年1月结束的全国性“严打”斗争,不仅在当时起到了严厉打击犯罪、维护社会治安、保障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进行的作用,而且对公安工作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。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,“严打”成为公安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  【关键词:1987年】

  长篇小说《便衣警察》是作家海岩的代表作之一,叙述的是因保护“四五”事件中的群众而蒙受冤屈的青年警察周志明再立新功的故事。根据这一小说拍摄的同名电视连续剧播出时形成人人争睹的场面,反响十分强烈,由刘欢演唱的该剧主题曲《少年壮志不言愁》更是多年传唱不衰。

  百姓是咱头上的天

  有位老职工说:“茆警察这个人没架子,谈得来,就像我们自家人一样!”这句话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,作为一名警察,没有哪种荣誉比群众的认可更珍贵。

  讲述:茆智明(上海市公安局城市轨道和公交总队宜山路站派出所民警)

  回首从前,1978年参军,1982年加入公安队伍,转眼间,我已从警近30个年头。这其间,有过成功的喜悦,有过挫折的磨砺,也有过失去战友的悲痛。一路走来,我对“人民警察”这4个字有了更深刻的理解——当警察,就是要为百姓做实事,因为百姓是咱头上的天!

  1987年12月10日,是让我难以忘怀的一天。那天清晨,上海被大雾笼罩,黄浦江延安东路轮渡码头挤满了等待通航的乘客。营运方为了能尽快开通航线,匆忙打开了限客门,人流汹涌而入,发生了踩踏现象。在现场维护秩序的民警来不及通知运营方关门,只能用身体阻挡如潮的人流。过度的拥挤让人呼吸困难,有的战友也被人潮冲倒。当我奋力把身边的一名战友救出来时,他已面色青紫,没有了呼吸!我顾不上悲伤,把战友交给医护人员,又冲进人群去抢救其他乘客。经过我们的营救和疏导,避免了事态的进一步恶化。这次经历使我坚定了一个信念:为了百姓,我们可以奋不顾身。

  上个世纪90年代初,我在新闸水上派出所分管内保工作。当时水上条件非常艰苦,船员职工的文化水平较低、法制意识淡薄。我常常深入船员中,参与他们的生产生活,寻机宣传法律常识和安全防范知识,也帮助他们解决了很多困难。慢慢的,我和船员们走得近了,熟悉了他们的交流方式和生活习惯,他们的信任为我开展警务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。我所管辖的内保单位未发生过刑事案件,辖区各单位职工都亲切地喊我“茆警察”,有了困难,他们也会及时向我求助。有位老职工说:“茆警察这个人没架子,谈得来,就像我们自家人一样!”这句话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,作为一名警察,没有哪种荣誉比群众的认可更珍贵。

  百姓是咱头上的天,这句话是我从警至今最深刻的体会。现年52岁的我仍奋战在轨道交通一线,在认真工作的同时,我也时常和身边的年轻同事交流,讲述我的经历和感悟,希望这份对公安事业的体悟和执著能够对他们有所启迪。

  大伙儿都叫我“百事通”

  所领导为此事在会上表扬了我。我这才明白,基层基础工作不是小事儿,一样能办大案件。

  讲述:段广松(河南省夏邑县公安局李集派出所民警)

  整理:胡莉萍

  1987年7月份,我被分配到李集派出所,当时才23岁的我对所长让我当外勤颇为不满,因为我学的是刑侦专业,哪怕是让我破偷鸡摸狗的小案也不至于浪费我这个人才啊!整天走东家串西家,都是些登记户口、调解纠纷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,这算哪门子事啊!

  一天,我到公路边的修车摊修自行车,看见辖区居民徐老黑将他的自行车放在修车摊旁,让摊主帮忙照看一下,说罢便截住一辆客车匆匆离去。这徐老黑曾有偷盗劣迹,一直是我留意的人之一。过了一天,邻县来了两位民警,请求协查一起持刀抢劫大客车案件,说嫌疑人的下巴有颗黑痣。我心中一动,徐老黑的下巴上就有颗黑痣啊。我接过画像一看,果然与徐老黑有几分相似。经过进一步调查,证实就是徐老黑作的案。原来,那天徐老黑将自行车放在路边就是去作案,他以为不在本县作案就没人能认出他。

  所领导为此事在会上表扬了我。我这才明白,基层基础工作不是小事儿,一样能办大案件,从此我再没有因为当外勤民警而产生不满的念头。

  辖区的张成(化名)因为偷盗入狱,媳妇跑了,将刚两岁的女儿小春丢给了他70多岁的老娘。我听说后,时常去看望孩子,帮他们办理了低保,并将我媳妇和女儿的旧衣服送给她们,到小春上学时还为她买了新书包。张成出狱后专门找我说了许多感谢的话。张成的老娘去世后,为了外出打工,他又将女儿丢给了弟媳,但他弟媳还有两个孩子,于是,我继续关心着小春。现在,小春都长成大姑娘了,我也成了他至亲至敬的叔叔,每次我到学校去看她时,她都自豪地对老师和同学们说:“这是俺叔。”

  直至今日,所领导考虑到我在辖区扎根这么多年的经验,始终没有让我换辖区,轻车熟路的我无论到哪儿都像对自己家一样熟悉,常有邻里纠纷、婆媳不和的村民点名让我去评理……大伙儿都叫我“百事通”,正是他们对我的信任,让我扎根基层,今生无悔!

  我和儿子都捡了条命

  醒过来时已是第二天中午了,我惊奇地发现自己躺在病房里,床边站着父母、丈夫,身边还躺着个婴儿。

  讲述:隋心(吉林省伊通满族自治县公安局出入境大队大队长)

  整理:本报记者李吉胜

  通讯员史洪亮

  1977年恢复高考时,我没敢报太好的学校,结果以高分考进了一个中专学校。毕业后,我回到伊通县乡镇企业局当了秘书。1983年全国“严打”开始后,公安机关办案民警急缺,伊通县公安局开始面向全县单位借调干部。我爸是个老刑警,一直觉得我没干公安是他的遗憾,就鼓励我报名。结果,我在所有考生中考了第一。我爸当时想让我去一线搞侦查办案什么的,有点女承父业的意思。县公安局领导看了我的试卷后拍板说:“这丫头文笔不错,不干秘书白瞎了,去秘书科吧。”

  那时候没有电脑,卷内文件目录和卷宗卷皮的拟定、索引卡片标注等,都要手写完成。一天下来,真是头昏眼花、枯燥乏味。我努力在工作中寻找乐趣,不断给自己制订目标,比如一天要完成多少任务量、整理出哪部分档案。当年年底,伊通县公安局的业务案卷、会计档案整理以及全编索引目录等工作,由原来一片空白一跃获得全省先进称号。

  局领导又让我兼任文字综合及“严打”统计工作。这两项工作真是考验和锻炼了我的能力。当时,“严打”实行公、检、法、司四家统一协调办案,快侦快判。而秘书科职能类似于现在的指挥中心,需要我们与各派出所、刑警队进行联系,搜集信息,统计数据,还要密切与检察院、法院、司法局的联系,加强向上级公安机关的请示汇报,工作量之大,可想而知。

  要命的是,1984年3月我怀孕了。每天我都守在电话旁,不断地要数字、报情况、写案例,加班甚至熬通宵是经常的事,饿了就咬口麻花,渴了就喝口汽水,困了就在椅子上眯一会儿。我的脚、脸慢慢浮肿起来,可我没有在意,到底是年纪小,不懂那些常识。1984年12月7日晚上7点多钟,我还在写材料,突然感觉天旋地转,想开口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,情急之下,我用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:“大姐,我不行了。”然后递给一旁的会计李克军大姐。李大姐吓坏了,以为我是太劳累了,需要休息一下,马上跟其他民警一起手忙脚乱地把我抬到楼下并送回家。结果,丈夫还没在家,他当时在头道乡任副乡长,工作也忙。我睡着之后,就啥也不知道了。

  我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。我惊奇地发现自己躺在病房里,床边站着父母、丈夫,身边还躺着个婴儿。大家都哭了,我妈眼睛红肿着说:“你可吓死我们了,你昨天晚上抽过去了,差一点把舌头咬断了。”

  妇产科王丽萍大夫说:“你得了产前子痫,就是工作过度劳累所致。你算是捡了一条命,还有你儿子的命。”据他们讲,给我接生手术的时候,王大夫连帽子上都沾了血,硬是把我娘俩从鬼门关拉了回来。

  30年的从警路,我在酸甜苦辣的体验中不断感悟着:作为女警察,远非想像中的靓丽与光鲜。穿上了警服,就意味着责任与奉献,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。

  这身制服一穿,就会是一辈子

  我也听到了反对的声音,认为当警察艰辛危险。但对于15岁就种过田的我来说,什么样的苦吃不起?每天和几吨重的锅炉打交道,还会怕危险?

  讲述:邱惠云(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交警支队支队长)

  整理:李铭

  从警之路缘于一次非正式的面试,当时我20岁出头,在上海市松江区李塔汇镇一家锅炉厂工作。有一次,在厂长办公室碰上了前来联系工作的李塔汇派出所所长,因为我是厂治保主任,就被留下来多聊了几句。那时我有点儿紧张,虽然已经工作了将近5个年头,但是和派出所所长面对面聊天还是第一次。

  几天后,我又遇到了所长,出乎意料的是,这次他是专程来找我的。所长开门见山地说:“小邱,考警察吧!”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,郊区警力极为有限,当时的李塔汇派出所只有3名正式民警,招录合同制民警就是为了充实警队。虽然我从小就神往这一身警服,却从没有想过自己有机会穿。这时,我听到了周围反对的声音,他们认为当警察艰辛危险。但对于15岁就种过田的我来说,什么样的苦吃不起?每天和几吨重的锅炉打交道,还会怕危险?

  虽然只剩下一天的时间复习,但我心中的箭已经拉满了弦,我彻夜未眠,憋足了劲潜心复习,次日清晨精神百倍地走进了考场。等待远比备考来得漫长,当收到录取通知的时候,我激动得差点叫出声来。厂长问我:“只是合同制的,你想好了,到底去不去啊?”我脱口而出:“去,合同制就合同制!”就这样,1985年的春天,我穿上了梦寐以求的警服。

  没多久就到了农忙时节。一个生产队露天摆放的四、五部脱粒机和鼓风机不翼而飞,心急如焚的村长赶来报案。我知道农机在这个节骨眼上被盗,是要耽误农忙的。我暗想,万一案件不能及时告破,就是借也要借几台回来,庄稼可是不等人的。

  我到现场一看,这么大型的机器不可能靠肩扛手提偷出去,地上没有车轮印,场地旁有一条小河,看来走水路盗窃的可能性非常大。沿着小河,我和同事一路追查到邻省一个有名的废品村。在连绵几里长的河岸上,我们逐船查看,直到下午,我们登上了一条锈迹斑斑的铁皮船,掀开雨布,村里被窃的农机赫然入目。夜幕下,我们押着一船被窃的农机从水路返回松江。我坐在船头,迎着风,眺望星空,前方是故乡星星点点的温馨灯火,感觉这夜色简直浓得化不开!

  将近30年从警生涯,我已经记不清经历了多少个这样惩恶扬善的故事,熬过多少个夜晚,加了多少班,但警察的职业荣誉感却从未消退。从最基层的民警到派出所副所长、所长,再到现在的交警支队支队长……这身制服一穿,就会是一辈子!

  办完最后一份手续后我扑到姐姐怀里失声痛哭

  “四妹,快回家!”我抬头一看,姐姐拿着带“孝”字的黑袖标走进了办公室,我顿时泪如泉涌,居民们看着“孝”字,顿时鸦雀无声,而我又坐下来继续办理手续。

  讲述:贺宝璇(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牟平分局退休民警)

  整理:李德峰

  在幼儿园时,老师问我的理想是什么,我说:“我想做播音员,还想当警察。”在普通话朗诵方面,我是学校的典范,14岁时就曾借调到烟台市牟平区“三秋三夏”指挥部和城关广播站帮助播音。恢复高考制度以后,我考入大学后又成了学校播音员。

  一件偶然的事使我改变了主意,让我更想当一名警察。那时学生中传看着《梅花党的故事》《一双绣花鞋》两本反特手抄本小说。学校规定每天上完晚自习后要熄灯,我们就由一个同学白天偷看,晚上再讲给全宿舍听,轮流看,轮流讲,几个晚上全讲完了,也没被老师发现。这一过程增加了我对公安工作的神秘感、亲切感。毕业前的一个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,一位白胡子老人对我说:“你将成为一名警察。”我听了既诧异又高兴,现在想想这个梦并不神奇,而是日有所思、夜有所梦,梦从我们的心底走来。

  毕业后,我被借调参加过十多场次的全国击剑赛、全国篮球赛解说和数十场次的市、县运动会广播,我在养马岛参加世界马联赛广播后,被正式调到牟平区公安局工作,儿时的梦变成了现实。1990年,我又被调到宁海分局任户籍警。

  1991年8月20日是高校新生迁户口的第一天,早晨一打开办公室的门,门前已有几名居民排队,我赶紧坐下来开始工作。11时40分,该吃午饭了,我更紧张起来,因为母亲患病6年了,一直是我们兄弟姐妹几个轮流伺候,头天晚上轮到我伺候时,已经发现母亲的状况不太好了,早晨姐姐要我别上班了,但我考虑到这几天考生迁移户口较多,人家马天民为了工作放弃相亲、放弃休息,我怎么能好意思请假呢?

  这时,一位排队妇女突然喊起来:“这位同志,你怎么插队?”原来,一村民见有同村人在前面排队就挤了进去,排在这妇女后面的人也跟着喊了起来:“不能插队!”我连忙说:“今天我不吃午饭也一定给大家办完,请不要拥挤!”这句话还真起作用,吵闹声渐渐小了。

  这时,我的传呼机响了,上面写着:“母亲病危,速回。”瞬间,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,可看看还有十多人的队伍,想着刚才的承诺,我擦了擦泪水和汗水继续办理手续。当我办到第8位时,听到姐姐的喊声:“四妹,快回家!”我抬头一看,姐姐拿着带“孝”字的黑袖标走进了办公室,我顿时泪如泉涌;居民们看着“孝”字,顿时鸦雀无声。我强忍悲痛又坐了下来,继续办理手续。那位插队的村民自觉地退到队伍的最后。

  户籍室里只有我写字的刷刷声和撕迁移证的声音,最后那位办理户口的村民临走时朝我和姐姐深深地鞠了一躬,而后我扑到姐姐怀里失声痛哭。

  从警几十年了,我辛勤的汗水换来了群众的信任和爱。有一次到市场买菜,一位大娘将菜送到我的手中,我感到诧异,大娘笑着说:“我去办户口,没带钱,是您给我垫的钱。”我遇车祸胳膊脱臼,邻居们给我送来了馒头、包子,我要给他们钱,他们说:“您给垫的迁移证钱我们还没还呢!”

  当警察,就要有铁的性子

  当时腰椎间盘脱出症更加严重,我就带着药罐子下乡,治病、工作两不误。

  讲述:李宝兴(山东省莱州市公安局退休民警)

  整理:王冠中

  我1970年入伍,1986年转业到莱州市公安局工作,在部队时因工伤致腰椎间盘脱出,手术后仍不能弯腰,转业时是一等甲级残疾。我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:警察,就要有铁的性子和不屈不挠的精神。1999年,我被公安部授予“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”称号,并荣记个人一等功。

  1992年8月,我到驿道派出所任指导员并主持工作。当时所里只有3名体弱多病的老民警,因工作力度不够,辖区治安混乱,群众怨声载道。为了扭转局面,刚上任我连续53天没回家探望过父母和妻儿;为查处一起盗窃案件,曾5天只睡了24个小时的觉……很快,6个治安混乱的村庄、单位得到了有效整治,一批害群之马被惩办,大快民心,大振警威。1993年,辖区刑事、治安案件发案率比上一年分别下降了53.7%和85.8%,老百姓竖起了大拇指……

  1994年8月,我调任西由派出所所长。当时腰椎间盘脱出症更加严重,我就带着药罐子下乡,治病、工作两不误。我和民警逐村逐户搞摩托车普查,打击盗抢摩托车犯罪,全市摩托车专项治理工作会议在我所开了现场会。1995年,我们又在全市率先组建了派出所微机电脑联网技防工程,在打击预防犯罪、提高快速反应能力上取得了成功经验,上级领导机关专门就此项工作在我所召开现场会。

  对法律负责、为人民做主,是我从警的信念。1994年秋,我带领民警夜巡时查获了盗窃摩托车嫌疑人戴某。戴某家在东宋镇,他父亲曾当过村治保主任,我在东宋派出所工作时与他父亲结下了很深的友谊。戴某趁审讯他的民警上厕所时,跪在我面前磕头哀求:“叔叔,看在你和我爸爸的情分上,放我一马吧,我给你两万块钱!”面对前额磕出血的戴某,我大喝一声:“起来,你就是给我一座金山也不行!”我亲自审讯深挖,查明戴某盗窃38辆摩托车、价值20多万元的犯罪事实,最后法院对其判处死刑。

  因为我在执法上铁面无私、工作上斩钉截铁,老百姓都称呼我是“铁所长”。其实,我也有温情的一面,民警家庭生活有什么困难,我竭力帮助解决,全所民警及家属孩子的生日,我都记得清清楚楚。1996年9月,为了给刚调入的民警葛秀峰解决两地分居造成的就业就学难题,我连续20多天抽空跑有关部门,为他的妻子、儿子在城区找到了单位和学校。而同一时期,我师范大学毕业的女儿多次催我帮助联系留城区教学的事,我却什么忙都没帮,一直在离城区30多公里的农村教学的女儿至今还埋怨我。风风雨雨这些年,我愧对家庭的太多,让人觉得我是铁石心肠,可是我始终恪守着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信条。1996年7月30日清晨6点钟,辖区滦家河水库大坝因暴雨决口,3个村庄受到洪水威胁。我带领全所人员火速赶赴现场,只见一片汪洋,漩涡一个套着一个。面对随时被急流卷走的危险,我腰系大绳,第一个跳入水中,深受感动的村民们纷纷下水,警民携手奋战7个多小时,终于堵住了决口。这7个多小时中,我始终泡在急流中,上岸后就瘫倒在了地上。

稿件来源: 人民公安报-交通安全周刊
编辑: 张伟
相关新闻


版权声明
①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中安在线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,并须注明来源,如中安在线-安徽日报。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 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。
信息查询  
24小时新闻排行
热点图片
高速上猪仔大逃亡
小伙向交警女友求婚
任贤齐街头做协管
小伙拉板车娶老婆
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皖B2-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208228 技术维护:中安在线